正在閱讀:事發西海岸!一小區倆物業互毆,還致人昏迷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掃一掃

參與評論
0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 / 新區自媒體 / 正文

信息未審核或下架中,當前頁面為預覽效果,僅管理員可見

事發西海岸!一小區倆物業互毆,還致人昏迷

轉載 小秋2020/09/19 17:38:43 發布 來源:微信公眾號 作者: 659 閱讀 0 評論 0 點贊

從吉林來西海岸新區打工的郇先生,上班第一天就與人起了沖突,二十出頭的小伙子當著鏡頭就抹起了眼淚,到底受了什么委屈?



郇先生:現在逼得我都沒有飯錢了,現在我在宿舍住都是他們買飯給我帶點。瞅我太可憐了,他們吃飯啥的就撥我一半。我一分錢都沒有現在,我出來打工沒掙到錢攤上這事。

一分錢沒掙到,還挨了打。說起自己的遭遇,郇先生不禁悲從中來,郇先生說,自己是吉林人,通過招聘在京華海悅小區里的森隆物業當保安。8月17號第一天上班,自己就被人打傷。

郇先生:因為罵的挺難聽的,氣不過,我就撞了他一下。他就給我打了,直接把我打倒了,好像是拳頭沖我后腦一陣打。



森隆物業保安隊長袁先生:當天我是隊長我下去巡崗,正好走到臺階那,我就看著已經打起來了,我就緊忙往下跑,給他拉開了。當時在現場看的時候就是他已經倒在地上了,還一直打他。

郇先生說,當時自己在京華海悅小區內站崗,跟他起沖突的,是在同一個小區上班的另一家物業公司的保安。對方多次無緣無故辱罵挑釁,他氣不過才故意撞了對方一下,結果對方抓住自己就打,隨后自己就陷入了昏迷,隨后,趕到現場的森隆物業保安隊長立馬撥打了110和120。


記者:當時為什么罵你?

郇先生:我不知道,我尋思是一個物業開玩笑呢,結果我們隊長說不是一個物業的,不是我們物業公司的人。我不認識他,就我在那站著他就罵我,我都不知道因為啥他罵我。

剛上班第一天,郇先生壓根就不認識對方,更別說有什么矛盾了。事情已經過去了半個多月,郇先生說,對方身上的傷也好了大半,可6千多的醫藥費是他四處借錢才湊齊的,如今對方什么說法也沒有,人也找不到了。

郇先生:醫生說不讓下地活動,靜養,現在腦震蕩,嘔吐,吃什么吐什么,晚上失眠睡不著,這期間就是這么熬過來的。什么消息我都不知道,人哪去了我都不知道。我找不著對方,我找著對方就把錢還給人家了,現在都找我要錢,我現在沒有錢還人家。


郇先生說,事情發生后,對方保安就不在小區上班了,如今想與對方協商都找不到人。郇先生拿出了自己的檢查報告單和入院記錄表,入院診斷為:全身多處軟組織損傷、腦震蕩。上班第一天,怎么就跟人起了沖突呢?在郇先生的帶領下,行動員來到了京華海悅小區,在現場遇見了一位男子,森隆物業保安隊長袁先生說,這就是對方物業公司的負責人。

這位負責人對當天的事情閉口不談,隨后離開了現場。隨后行動員來到了中海外京華海悅業主交房接待處。再次見到了這位負責人,這一次他也拿出了證據。

中海外現場負責人:我們這里有監控視頻,誰動手我們清清楚楚一目了然。他無緣無故就動手了,沒有任何征兆。他們保安過來了,看到沒,很明顯的主動在打我們保安,再看一看。我當時在對面,我看到后馬上過來支持的,他們保安就故意倒地上。

這位負責人提供了當天的監控視頻,并表示是郇先生無緣無故先動的手,并且事后是故意倒在地上的。


記者:你也在現場嗎?

中海外保安趙隊長:當天我不在現場,是我們隊員在這執勤,在我們物業門口正常執勤,途中換崗的時候去吃飯,往那邊走,走到一半,森隆的保安看到了,然后加速跑步,把我們隊員撞倒,然后按在地上,一直在捶我們隊員。把我們隊員捶到意識不清醒,就很懵。腿部受傷,多處受傷。

郇先生:我一手都沒動,我就撞他之后,他就打我了。他肯定罵我了,不罵我我怎么能撞他,那不屬于找事嗎?

中海外保安趙隊長:咱們這的保安不可能罵他,咱可以去走一圈,看看他們的保安是什么狀態。


是郇先生無緣無故動手還是對方罵人挑釁?雙方各執一詞,趙隊長說,當天的保安是暑期實習生,現在已經返回學校上學,不在現場,并拒絕了行動員聯系當事人詢問情況的要求。對于郇先生第一天上班為何會動手,中海外保安趙隊長也給出了自己的猜測。

中海外保安趙隊長:要是你的話掙100塊錢肯定不能到這就動手,肯定是有人在幕后指使。他們保安攻擊我們,借用這個理由去鬧事。

記者:他們為什么要鬧事?

中海外保安趙隊長:這個我就不清楚了。

記者:咱們小區兩個物業嗎?

中海外保安趙隊長:這個我不清楚。

郇先生:我想見見打我的人,我想找到他,這個人誰也說不好他是怎么走的,我現在連個人也看不著,一個態度也沒有。


郇先生說自己被打,可事件另一方卻拿出了證據,說是有蹊蹺,并且他們懷疑,郇先生所說的被打是受人指使來鬧事,這是怎么回事呢?與此同時我們了解到,這一個小區里,有兩家保安公司,這種配置并不常見。這次打架事件,難道是和兩家物業公司之間的糾紛有關?

按照中海外地產保安趙隊長的說法,郇先生當天的做法是受人指使故意鬧事。至于受誰指使為何鬧事,趙隊長表示自己并不清楚。對于郇先生的醫療費由誰負擔,趙隊長表示目前警方已經介入,一切走法律程序。對于這次兩家保安之間的沖突,以及受人指使故意鬧事的指責,森隆物業又是什么說法呢?隨后行動員來到了森隆物業公司。

森隆物業李經理:還有一段時間保安在崗上正常值崗,他從上面往下扔石頭,發現以后我們也報了警,報警派出所也是取證看了,監控攝像頭位置照沒照到也好,也沒給最后的結果,但是保安也住院了,2個人的腦袋都崩破了。


森隆物業的李經理說,自從他們入駐后,兩家的保安已經不是第一次起沖突了,他們為此還特意在值崗地點安裝了攝像頭。對于這次的沖突,公司也是在等待警方的處理結果。當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又是如何處理?行動員也聯系了開發區公安分局,工作人員表示,事情目前還在處理當中,具體情況不方便透露。


森隆物業的郇先生與中海外保安發生的沖突,究竟是保安之間的個人矛盾,還是兩個物業公司之間的恩怨?京華海悅小區為何會有兩家物業安保呢?其實,今年7月份,就報道過京華海悅小區開發商私聘物業,業主維權的事情。

今年7月份,拖了半年之后,京華海悅小區終于交房了,與開發商簽訂正式物業服務合同的森隆物業,開發商指定的新東升物業,給業主提供的竟是空白物業服務合同。業主們覺得是開發商私自更換物業,并且沒有通過合法物業驗收,就向業主交房。行動員也就此事咨詢了西海岸新區住房與城鄉建設局物業辦和西海岸新區綜合行政執法局。


黃島區住房與城鄉建設局物業辦工作人員:因為中海外私自與深圳新東升物業簽訂合同,我們已經函告執法局了,因為我們沒有執法權,由執法局去立案查處。

西海岸綜合行政執法局工作人員:正在推進這個案子,相關的調查還在繼續。

森隆物業表示,按照前期物業合同,他們依然是京華海悅項目唯一合法的物業管理企業,而新東升物業是中海外開發商私自選聘的,如今小區內的兩家保安,一家是森隆物業,一家則成了中海外房地產有限公司。


西海岸新區住房與城鄉建設局物業辦工作人員:他們這個案子現在在黃島區法院長江路法庭這邊,是已經立案了,現在還沒判,具體怎么判,是通過法院這邊。然后執法局我們也發了函告了,執法局也立案了。而且薛家島街道那邊我們也發函了,我們督促街道辦事處落實這個承接查驗制度。

西海岸新區住房與城鄉建設局物業辦工作人員表示,根據現場調查,森隆物業已經入駐小區進行相關物業服務,關于深圳新東升物業公司與森隆物業之間的糾紛,法庭已經立案。由于京華海悅小區已經交付,后續由街道辦事處落實承接查驗制度,若存在違法行為,應由轄區街道辦事處聯合執法部門進行查處。隨后行動員也咨詢了西海岸新區綜合行政執法,工作人員表示,由于兩家已經進入訴訟程序,已經停止了調查,下一步的處理需要等待法院的判決結果。

來源:愛青島
已有0人點贊

0條評論

 
承諾遵守文明發帖,國家相關法律法規 0/300
亚洲香蕉视频综合在线